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社会服务 > IQ上升,我们就聪明了么

IQ上升,我们就聪明了么
时间:2012/12/23 22:43:36 作者:admin 点击:544 【

撰文 蒂姆•福尔杰(Tim Folger) 翻译 郑奕宸

  人类IQ越来越高,这或许意味着,我们和未来人类相比会显得很愚蠢。

  28年前,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教授詹姆斯•R•弗林(James R.Flynn)发现了一个现象,至今社会学家还在研究,这就是:从20世纪初以来,全球人类的IQ一直在持续增长。弗林调查了20多个国家的智力测试资料,发现IQ得分每年增长0.3——也就是10年增长3点。这之后,将近30年的跟踪研究,证明了这一全球性变化的统计真实性(这一现象现在被称为弗林效应)。而人类的IQ还在不断攀升。

  “让我惊讶的是,在21世纪,这个增长还在持续,”弗林在他的新书《我们变得更聪明?》(Are We Getting Smarter?)中说,“最新的资料表明,现在美国人的平均IQ还是和以前一样,每年增长0.3点。”

  弗林效应最奇怪的特征之一是它的匀速性:既不会减慢,也不会暂停,只是稳定上升着。“就像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牵引一样,”弗林说。俄克拉荷马大学的心理学家约瑟夫•罗杰斯(Joseph Rodgers)分析了将近13 000名美国学生的测验成绩,试图发现在更短的时间尺度上有无弗林效应。“我们想知道5到10年之后,学生的成绩是否会上升。实际上,只要一年就会有,”罗杰斯说,“每年都有系统性的增长,1989年出生的学生会比1988年出生的考得好一点点。”

  弗林效应意味着,子女的IQ平均会比他们的父母高10点。到本世纪末,如果弗林效应还在继续的话,我们后代的IQ将比我们高30点——那可是普通人和最聪明的2%的人之间的差距。但这个趋势会继续下去吗?这个趋势会无限持续,使得未来的人都如今天的天才一般吗?还是说,弗林效应和人类智力都存在一个自然极限?

  现代思维

  当科学家们意识到弗林效应之后,他们很快就注意到,IQ的上升几乎全是来自智力测试中某几个部分。其中一个测试,韦氏儿童智力量表(the Wechs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, WISC)有10个部分,分别测试不同的能力。人们可能很自然会认为,进步最大的在晶化智力部分(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)——也就是在学校学到的那些知识。但是事实不是这样:测试中词汇和算术部分的成绩基本保持不变。

  大部分的IQ上升来自与抽象推理有关的两个部分(见下页图)。其中一个部分是“相似性”:比如对这个问题——“苹果和桔子的共同点是什么?”“都可以吃”这个答案的得分就没有“都是水果”高,因为后者给出的并不是简单肤浅的属性。另一部分则包括一系列有一定抽象关联的几何图形,而受试者要正确地分析出图形之间的关系。

  弗林效应产生的一个悖论是,这些测验被设计出来的目的,本是为了排除语言和文化因素,对测试心理学家所说的“流动智力”(一种解决不熟悉问题的天生能力)造成的影响。但是,弗林效应却清晰地表明了,在全球人类中,某种环境因素影响了这个本该无关文化的能力。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安斯利•米切姆(Ainsley Mitchum)和马克•福克斯(Mark Fox),对于智力测试分数在几代人中的变化做了详细地研究,猜测我们抽象思考能力的进步,可能与我们理解事物更加灵活有关。

  “大家都对电脑屏幕上的开始按钮很熟悉,但它并不是真正的按钮,”米切姆说,“我想对奶奶解释如何关机,我对她说‘点开始按钮,然后选择关机’,她却拿着鼠标朝屏幕敲击。”

  米切姆补充说,他的奶奶并不笨。但在她长大的那个世界里,按钮是可以真正按下去的,并且电话不可以当相机用。包括弗林在内的很多科学家认为,上升的IQ并不意味着大脑本身的进步,而是我们的思想变得更现代化。在这类智力测试中,你需要一种能力,去区分抽象概念的类别,并知道这些概念之间有何联系。弗林说,在上个世纪,这一能力比在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有用。

  “如果你不能给抽象概念归类,无法熟练运用逻辑,就不能真正驾驭现代社会,”弗林说,“苏联心理学家亚历山大•卢里亚(Alexander Luria)在上世纪20年代测试了俄罗斯农村的一群农民。他告诉他们,‘全年有雪的地方,熊都是白色的。在北极全年有雪,那么那里的熊是什么颜色的?’农民回答,他们只看见过棕熊。他们并不会认为假设的问题有任何意义。”

  这些农民并不愚蠢,只是在他们的世界中需要的能力有所不同。“我觉得最让人激动的并非是我们在IQ测试上得分的提高,”弗林说,“而是它阐明了人类思维在20世纪的变迁史’。”

  依据对弗林效应的粗浅理解,会很快得出一些奇怪的结论。比如,如果只是简单地根据时间来向前推算,那么按照1990年的标准,1900年的英国人平均IQ只有70左右。“也就是说,那时的一个普通英国人接近弱智,连板球的规则都不能理解。”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(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)的认知心理学家戴维•汉布里克(David Hambrick)说,“这当然很荒谬。”

  我们可能并不比先辈们聪明,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们的思想已经改变了。弗林认为这一变化开始于工业革命时期。工业革命带来了教育大众化和家庭小型化,而且社会中农业相关的职业被技术和管理职业取代。工程师、电气技师、工业建筑师这些新的职业不断产生,而这些职业需要掌握抽象的概念。同时,教育也促进了更多的创新和社会进步。这样,在我们的思想与我们创造的技术所主导的文化之间,形成了一个持续的良性循环,而且这个循环不会很快结束。

  大部分研究者都认同弗林的推测,也就是说,工业革命和技术进步是弗林效应最根本的原因。但是要确定具体的原因——以让我们能够制定教育和社会政策来刻意增加这一效应——还是相当困难。教育的进步对IQ上升的贡献肯定占很大一部分。就在20世纪初,大部分美国人在学校度过的时间都还不到7年。而现在,大约一半的成人受到过高等教育。

  但是,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并不能完全说明这一切。有些研究者推测,20世纪所发生的IQ上升,是处于智力正态分布曲线左侧的那些低分者的进步,这很可能是因为教育机会的增加。但美国杜克大学的乔纳森•瓦伊(Jonathan Wai)和玛莎•普塔拉兹(Martha Putallaz)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,从最近20年中,美国五、六、七年级学生所接受过的170万次测试来看,排名前5%的学生的得分与弗林效应预测的进步是一致的。瓦伊说,“这是我们第一次发现,整个智力分布曲线都在上升。”

  根据瓦伊和普塔拉兹的研究结果,由于智力正态分布曲线出现了整体变化,因此这背后的文化因素应该以同等的程度,同时在影响所有人。在他们即将发表的一篇论文中,瓦伊和普塔拉兹推测,复杂的电脑游戏乃至一些电视剧的推广,可能给儿童提供了一个练习场,来提升IQ测试所需的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  对于罗杰斯来说,弗林效应的普遍性证明了,寻找唯一的原因没有必要:“肯定有四五个重要因素能影响IQ,即使某些因素出现波动,或影响力减弱,其他因素都能保持弗林效应。”儿童时期营养的改善、教育的普及、家庭小型化以及受教育的母亲对孩子的影响,都可能是的影响因素。“只要有两个因素存在,那么就算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样的事情,使得另外因素两个消失,弗林效应也能继续保持,”他说。

一种特别的聪明
一种特别的聪明

  思想进化

  未来会怎样?IQ会继续上升吗?我们唯一能肯定的是,周围的世界将继续被我们的行为所改变。

  弗林喜欢用一个技术现象来比喻思想和文化之间的长期互动。“1900年的汽车很慢,因为道路非常糟糕,”他说,“简直能把人震碎。”但是道路和汽车共同进步了。道路状况的改善使得汽车也进步了——更好的道路使工程师有了灵感,可以设计出更快的汽车。

  我们的思想和文化之间也存在一个类似的反馈循环。我们正在创造一个让信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积累并流通的世界,这在数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。任何技术的进步都要求思想能够适应这一变化,并相应地进步,只有思想进步,人类才有能力改造世界。弗林效应在本世纪不太可能停止,这预示着在未来,你我都将会被认为是极度古板和死脑筋之人。

  当然,我们思想的改变,并不单单只是IQ测试展现出的那些。“人们的反应速度在变快——我很肯定,”汉布里克说,“在典型的反应时间测试研究中,一般来说,如果某人的反应时间不到200毫秒,那这样的结果是不会被研究人员采纳的,因为人们曾认为,人类最快的反应速度是200毫秒。但是,如果你问问做这类研究的人就会发现,现在他们不得不抛弃更多的测试结果了,人们在测试中的反应速度在变快。我们发短信、打电脑游戏……这些须要快速反应的事情越来越多。我想如果数据足够的话,我们将在反应速度方面看到类似弗林效应的现象。”

  我们或许不需要对弗林效应这样的事情感到惊诧。一旦这个现象消失,反而会令人不安,因为这意味着我们不再对我们创造的世界进行反馈。弗林效应本身不是好事,也不是坏事——它只是我们适应环境的反映,这种能力既让我们创造,也让我们破坏。如果我们足够幸运,或许我们能创造出一个让我们越来越聪明的世界——我们的后代或许会想,以前的人头脑怎么那么简单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th93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九三学社通化市委员会
联系地址:通化市委 邮编:134001
ICP备案序号:吉ICP备12002214号